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.

Get Adobe Flash player

慈雲護法會 | 慈護會訊 | 法寶流通來寺交通與我們聯絡中文首頁English
 
會本上人懷思集
生平事略 法影行跡 著作闡述 講說開示 線上法音 追思讚頌 墨寶選 懷思集
   
 
逝者如斯,懷念一位有為有守的長老法師 台南萬佛寺、佛教僧伽林教育院院長 ◎ 法 藏
   
 
(照片乃促成宗教法二黨共識協議完成時所攝)
法緣初結

最早認識(或者說知道)會本法師,是在讀大二開始學佛的時候,當年暑假想度母親也學佛,因此找到了坊間少數以台語演說佛法的錄音帶給母親聽,其中就有法師所說的「早晚課的意義」。在給母親聽之前,自己習慣上會先聽一遍,每次聆聽法師的說法音帶,總是被法師的風趣談吐所吸引,深深覺得法師講說佛法,在中規中矩中不失活潑與內涵,多聽不厭,不但吸引人,而且也能讓人對佛法生起敬信心!這是對法師最早的印象。至於第一次見到法師本人,則是在大三暑假,參加南投中寮鄉觀音寺的在家菩薩戒會時。記得當時法師似乎擔任開堂師父,負責教我們規矩,並總理戒會的進行。此時法師固然仍以流利的台語,教導著大部分的老人戒子(當時學人是最年輕的戒子),但談吐中多了一份威嚴。只是畢竟仍是在家人的戒會,時間也只有短短的七天而已,更重要的是,戒子當中多是老人,所以雖然也會因為大家鬧烘烘、儀軌搞不清楚或搭縵衣學不來等等,而扳起臉孔罵人,但感覺上並不太像真的在生氣罵人,倒有點像老太婆在碎碎念而已,印象中戒子們(尤其是那些老太婆)似乎都很喜歡他。當年法師的體態,比近年來還胖不少,身材圓滿而高大,給人一種「貴氣」的感覺,再加上風趣、流利而鄉土味頗濃的說法風格,在貴氣之外又給人很「親切」的感覺,身邊有很多「粉絲」信眾,一點也不讓人感到意外。這是學人對法師第一次近距離觀察的印象。

戒場續緣

大概真的與法師很有緣吧,民國七十六年十月,學人往圓山臨濟禪寺受三壇大戒時,居然又遇上法師了,這次法師擔任了戒會的引禮師父,沒記錯的話應是「七師父」。大不同於之前的「親切」印象,記得報到第一天,由於人數有五百多人,傍晚剛於法堂集合時就亂成一團,此時突然有一位穿著黃海青風度翩翩的年輕法師,站上講台用擴音器對大家宣布事情。剛開始時語氣還算客氣,但對於我們下午報到以來的表現,他顯然已「不爽」很久了,於是越說越生氣,越罵也越大聲。最後還把矛頭指向那些年紀大的,佔人數大宗的老「新戒」(學人的母親也是當時的戒子),說:佛教都是因為你們這些老來出家,又不好好學習的人太多了,才會現出衰相。又說:你們這些老戒子,一個月後受完戒出了戒堂,一披上黃大袍紅祖衣之後,就都「裝起」老和尚來了,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是你的弟子呢!如果還不好好學,怎麼對得起三寶?所以未來一個月,你們都給我「皮繃緊一點」,隨時給我好好學習,以免出了戒堂就開始敗壞佛教云云。從說話的剴切神情,與貼近道念的說話內容看,此時的會本法師,充滿著一種力挽狂瀾、捨我其誰的氣概,而與先前的印象有著截然不同的風貌。這番話從現場的反應來看,對某些人來說,應該算是「震撼教育」了。但由於學人此時也已在佛門中,「遊學」過一些時候了,佛門中存在的現象,多少也有所瞭解。因此對於法師所說的種種,其實也非常認同而心有戚戚焉,此時似乎才讓學人看到了「真正」的會本法師,從而對法師又有了更深一層的敬意。

真心教導的典範

當年在戒會中,對法師的整體感覺是,相對於某些從頭到尾只是「擺樣子」、「跑龍套」的引禮師而言,法師擔任引禮師顯然是「來真的」,是一位對佛教有熱情、有理想,敢說、敢做的青年龍象。印象中在戒會期間,除了開堂與陪堂師父以外,就是七師父對戒子做最多的訓勉與教導,同時與男眾戒子關係最密切的,也是七師父。他常常在平時的小地方,給我們機會教育,而對於戒會的種種,只要有不對的地方他也會說,甚至是戒常住或其他引禮師的某些作為,特別是有關傳戒的種種作法,如果他認為有問題,由於與戒子也漸漸熟識了,當輪到他帶戒子的時候,也都會對我們表達一些不一樣(或者不滿)的意見,這無形中也開啟了我們探討當代佛教問題的眼界。日後,當「人團法」成立,台灣開始走向傳戒多元化之後,法師就在慈雲寺有幾次傳戒的舉辦,應該也是早就有跡可尋的。

十八年後的重逢

隨著戒會的結束,在各隨因緣的情況下,約有十多年並無因緣再與當年的「七師父」見面,有的只是在佛教媒體上看到他傳戒,或當選佛教會理事長等等的消息而已。由於學人在常住中,大都擔任佛學院的教師或行政職務,再加上住山數年之後又直接投入南普陀教務主任的工作三年多,卸任之後更與諸道侶相偕至恆春半島,過著半隱居的生活。與七師父積極投入教會工作、關心佛教法令,及人間弘化的修行方式相較,想當然爾的,這是兩條不太可能有交集的僧伽道路,何況七師父戒子如此之多,應該也不會記得二十年前的戒子才對。然而世間因緣總是以令人無法預期的方式在呈現著,與法師的再度有緣,正是在一個非常特殊的因緣之下而重新接上的。

民國九十三年(二○○四)六月結夏安居期間,由於 心田長老等人的極力請託(事前已有其他單位的僧俗來寺談及此事,但因為彼此不熟、因緣也不深,所以並未積極回應所請),要學人對於當時教內有部分人士與政府結合,希望推動明顯對我國宗教發展有極不利影響的「宗教法」之事,出面進行斡旋、說明並整合反對的力量,以對政府立法及行政部門,進行強力的反對表述,避免其立法通過。當時一方面固然是長老的一再請託難以拒絕,二方面也是憂心不當「宗教法」的成立,將會使得我國的人權及宗教發展,受到很大的傷害!因此才答應了該月十四日,在台北橋園素食餐廳的第一次,包括當時的立法委員黃昭順、沈智慧在內的反對人士之共同聚會。基於這樣的因緣,為了積極整合反對的力量,學人一方面收集關於宗教立法各正反面的看法、意見、法令與論文等資料;二方面則與傳孝法師等諸人奔走教內,

與各方關心此事且具有影響力的道場或法師,進行溝通及意見整合,並同時進行北、中、南三地的說明會與連署活動;三方面也積極就所收集的資料進行研讀,後來並撰為五萬四千餘字的論文,以作為反對行動的主要理論、思想依據;四方面則是以前三者為基礎,積極與欲立法的執政黨立法委員進行懇切溝通。這當中,為了強化反對的勢力,同時也希望在南部,找到能進行說明及連署的有力支持之道場,於是大家很自然、也很必然地想到了會本法師!

衛教護教 始終如一

還記得當時的整合行動才剛開始,論文也還在草擬當中,到底反對的路要如何走下去?反對的真實思想內容為何?堅強、有經驗而又足以代表一方的支持與奧援在哪裡?等等諸如此類的問題,其實都是非常令人困惑與猶豫的。然而憑著之前對法師的印象,潛意識裡總認為:法師應該可以在各個方面,提供很多實質的協助才是。因此對於這第一次與法師的會面,大家都是非常期待的。於是,乃與傳孝法師等諸人,在十八日下午,針對此事對法師進行了第一次的拜訪,對學人而言,這同時也是十八年後,再次與「七師父」的重逢。如前所述,學人很篤定的相信,法師對我應該是沒有記憶的才對,因此打算見面時,也不要用介紹自己「曾經是」他帶過的戒子這樣好笑的方式,來與法師「攀關係」了。十八年後的彼此,都可以在對方的臉上讀到一些歲月的痕跡了,尤其法師比起當年是瘦了不少,一如預期的,法師壓根兒憶不起我曾經是戒子的事實。然而卻也出乎意外的,法師似乎又對學人特別的熟悉,在座尚有其他長老、法師,但他似乎對學人特別感興趣。一談之下才知道原來法師平常也看佛教衛星

慈悲台,對於學人在空中佛學院的天台講座,據他說是都有在看,還說了一些溢美的話,尤其在其他許多法師面前,當場實在讓人有些不好意思,法師的率性直心也因此可見一斑。不過學人總把他的那些讚美的話,當作是對一個初次造訪的後輩的一些「鼓勵之詞」罷了,並未當真。寒暄過後,當切入「宗教法」的話題時,法師整個人似乎就活了起來,話匣子一開,從他過去與政府官員及立法委員接觸的經驗,一直談到關於日後該怎麼繼續做下去等,都提出了很寶貴的見解與建議。同時他也很有準備的為我們提供了相關的書面資料。談吐中,雖然當年意氣風發的熱情,已被更為成熟的歷練所取代,但仍看得出來法師同樣很關心其後續的發展。這種對於衛教護法的熱忱,法師是絲毫不減當年的,而這同樣也可以從法師後續對此事的支持,再再的看出來。

勇於承擔 義無反顧

有了這次愉快的重逢經驗之後,不但在精神上大家都得到了肯定與支持,同時為了更進一步的結合各方的力量,並且建立明確的行動計畫。學人在後續的三個多月當中,不但在法規的概念上,曾多次與法師在電話中討論,更重要的是,往後一連貫的具體反對行動,都有著他成熟富有經驗的建議與堅定且實質的支持在!舉凡北、中、南三地的說明會與連署,或六龜妙崇寺與立法院王金平院長、黃昭順等立委及各主要道場、單位負責人的重要對策研擬餐會等,法師不但都親自參與、剴切發言,而且為了南部寺院的力量串連,也實質提供慈雲寺,作為串連與連署的場地。同時更與學人一同長期研擬適切可行,而且合理無私的行動方針,這種勇於承擔、義無反顧的勇者作風,對照著當時某個同樣也發起反對行動的

道場,那種做起事來畏畏縮縮、老老大大,既不敢承擔實質責任,又要躲在背後倚老賣老地進行遙控,等到行動漸露曙光、漸有贏面時,卻又急著要為自己擴大造勢,盲動躁進地希望收割成果的小家心態作風而言,實在是非常的可敬、可貴!

猶記得當年九月十一日,在妙崇寺的座談說明會上,由於法師看到某道場在現場所發送的「請帖」,想廣邀各反對的道場在台北圓山飯店進行集會的更大動作時,法師即當場義正嚴詞地發言,痛陳此事乃是非常不恰當且不成熟的行為。而黃委員也同聲附和,甚至更進一步的說:這份「言辭不恰當」的說帖,應該趕快收回並焚化滅跡!以免壞了後續在立法院中,要求修改「殯葬條例」的提案策略云云。其實某道場的這項企圖,學人早在座談會之前即已獲悉,對方還頻頻為此向學人要求「配合辦理」,當學人不配合時,對方就急著要與學人「切割」關係,那種老大與自以為是的心態可說表露無遺。學人固然樂得與彼切割以各行其是,同時也直覺地知道:當時的反對行動,已由初期被動的說明與請願,透過全國成功的串連與整合,進行到以「在立法院提案,要求修改不合理的殯葬條例」為反擊訴求時,反對行動已由早期的不利被動情勢,轉到「主動推案」的有利地位了。此時若再以大動作來進行反對抗爭或集會造勢,反而會模糊焦點而讓修法案無法成立,這根本是「誤判形勢」的結果,而且也帶有些許個人主義的色彩。當時學人曾立即就此事向法師請教意見,法師除了表示非常贊同這樣的分析之外,同時他也推測該道場將會藉著此次的座談會有所動作,並說屆時他也會有所「處理」。果然,在當天會議中,即如法師所料的,大家都拿到了一份請帖,而法師也一如所承諾的,在會議當中完全無視於對方道場的財大氣粗與人多勢眾,堅定的否決(或者說告誡不可進行)這項行動,這才使得後期的反對行動,避免走入進一步對立的歧途。日後檢討這項「反對不當宗教法」的行動,之所以能取得全面性的成功,法師在關鍵事務上明辨事理的勇氣與堅持,可以說是佔有很重要一部份原因的。同時,法師無私無我與重承諾、敢承擔的大德風範,更在這次的共事當中,讓學人有了極為深刻的印象,同時也生起了深深的敬佩之情!

改革傳戒 功德無量

大概是因為宗教法的反對行動,與法師有了很深刻而愉快的合作關係,所培養出來的「革命感情」吧,民國九十五年︵二○○六︶七月間,法師不以學人乃是後輩見棄,竟親自來電,希望學人能為他在十二月間所舉辦的三壇戒會上,為戒子講解「得戒教育」、「沙彌律儀」與「比丘戒」等課程。基於對這位長老法師的敬重,同時也聽他介紹說,今後的傳戒都要比照「三人一壇受具」,「女眾二部僧受」的標準而傳,讓學人對於他想要把傳戒工作做好的真誠心更生欽佩,因此也就不揣自陋地當下答應了這項工作。畢竟法師是從傳統佛教會的傳戒訓練中出身的,要能有這樣改進傳統傳戒方式的想法即已不容易,何況還要真的身體力行,他因此所要面對的質疑與不配合之壓力,將會是很大的。果然在十二月的講戒期間,學人就陸續從側面聽到:有人力勸法師不必推行「女眾二部僧受」;也有長老對於法師居然「搞」什麼三人一壇受具的「名堂」,非常不以為然等等。然而法師也一一透過律典的實際查證,與聽取他人的善意解釋,對於以上的傳戒改革,能繼續予以肯定與堅持。以法師在教內的形象與影響力而言,這對於日後其他有意願要傳戒的傳統道場而言,將會生起很重要的示範作用是必然的,可以說法師這次傳戒的興革,將隱含著日後台灣傳統道場傳戒工作,再進一步進行深化興革的契機。一切佛法的修行以三學為本,三學的成就以戒律的如法受持為始,而無上的佛菩提亦以戒律為其根本,因此法師的這項改革堅持,真可說是影響深遠,功德不可限量!

逝者如斯 典型宛在

法師十一歲至慈雲寺,少小出家即表現出過人的道心與才智,稍長以出家的身份,入伍服義務兵役,亦未受社會環境的誘惑與污染,服役畢以清淨的出家身份全身而退。而且,更早於十五歲之齡時,法師即發道心往佛學院求學,後以常住需人發心,乃於學院畢業後即返慈雲寺常住,從此長期奉獻才能於道場和教會,並講經、弘法於各處未曾稍懈。近幾年法師除了為教會的事情奔走世界各地開會外,更因大殿已老舊不堪使用,而進行拆除擴建的重大工程。這期間除了佛教會的事務需要繼續繁忙之外,尚於前年底在工程尚未完工的情況下,又舉行傳授三壇大戒的工作,戒會期間法師除了親自擔任工作非常繁重的「開堂」和尚之職外,戒會前繁瑣的籌備工作亦都親自投入少假他人。俟戒會結束後又開始籌辦大殿的落成典禮,待典禮完成又因大陸的震災與國際會議等事,而僕僕於國內外各處奔波,可說少有長期休息的時間。然在此之前,法師即有部分的腸胃病,這已造成體質的稍弱,又因為持續忙碌加上感冒,長期未予調理、休息,最後乃引發肺部積水以致驟逝,留下教內眾人的錯愕與惋惜。

學人雖與法師稱不上深交,但也與法師頗有因緣,尤其宗教法及戒會講戒等事,可說是法師的不棄與賞識,才讓法藏有發心及學習的機會,這點實讓學人長久感念在心。法師一生的身教、懿行,值得後人景仰學習的地方很多,尤其童貞出家,一生為法為教、誨人不倦,無私無我、?蓆群生,是非分明、有為有守,重於承諾、勇於承擔,真心傳戒、善巧改革,誠可說是一位於當今佛教卓有貢獻,且具長老德行的大德法師!日前法師的高徒戒慧師來電,述及欲為乃師出版紀念專輯而索稿於衲。惟個人生性疏懶,加以近年寺務稍忙疏於筆耕已久,且法師的道友、戒子,長老、尊宿等熟識者甚夥,本不再需學人的陋文來獻曝混珠。但戒慧師的一句:「家師生前很欣賞你,希望法師能為家師寫一篇紀念文」的話,使得學人也不好再推託什麼。能為這位值得人懷念的長老法師寫一篇紀念文,是學人的榮幸,雖然對法師所知不多,以上也僅就個人記憶與印象所及略述而已,實無法將法師值得後人景仰學習的部分描繪一二,但即使是如此,卻也可以讓我們對法師的一生彌足懷念了。

時維
佛曆二五五二年 歲次 戊子
大寒日寫於台中中天寺佛七期間

   
   
   
 
【目錄】(點擊各標題,即可進入讀閱)
序—慟念賢英— ◎ 了 中
讚頌哀思  
1. 為會本大和尚封龕法語 ◎ 了 中
2. 會本大和尚告別法語 ◎ 了 中
3. 會本大和尚讚頌文 ◎ 了 中
4. 為會本上人傳供文疏  
5. 法眷祭文  
6. 會本大和尚圓寂輓聯  
7. 讚頌會照片選  
 
會本上人生平事略 ◎ 編輯組
 
1. 出家因緣與早期叢林生活  
2. 受業與當兵  
3. 一生住持慈雲寺,堅苦卓絕改建慈雲寺  
4. 高樹戒幢,弘揚清淨毘尼  
5. 弘法利生,護持慈善、文化、教育等事業  
6. 為法為教,任重道遠  
7. 影響至深的師長們  
8. 嚴師慈父,精神的依怙  
9. 廣結善緣,德被各界  
10. 恬淡自如,德風長存  
  師友悼念(各界長老法師追憶文
 
1. 痛失英才 ◎ 淨 心
2. 會乘願再來,本性自清淨——傷會本法師圓寂 ◎ 淨 良
3. 寄望慈訊永遠出版 ◎ 自 立
4. 臺灣佛教界又弱了一位法將 ◎ 真 華
5. 會本長老 ◎ 偉馬來
6. 敬悼一位同門的法將 ◎ 超 定
7. 哀悼會本法師 ◎ 淨 明
8. 佛門的一大損失——哀悼會本和尚示寂 ◎ 心 定
9. 憶誌一代聖僧 ◎ 今 能
10. 會本法師追思文 ◎ 慧 雄
11. 法師與我 ◎ 日 恆
12. 會本大法師與澳洲佛教 ◎ 福 恩
13. 敬悼一位令人永遠不能忘懷的大和尚 ◎ 蘇滿那
14. 懷念同參善友——釋會本法師 ◎ 強帝瑪
15. 如何去 ◎ 傳 孝
16. 八師父 本法師的悲智願行 ◎ 明 光
17. 乘願再來兮會本兄 ◎ 會 寬
18. 慈心懿行 憶會本和尚 ◎ 廣 品
19. 緬懷戒壇慈悲二師父 本上人 ◎ 傳 文
20. 臺灣佛教法將星殞 ◎ 惠 空
21. 懷念會本法師 ◎ 厚 觀
22. 逝者如斯,懷念一位有為有守的長老法師 ◎ 法 藏
23. 法語獅吼 ◎ 圓 戒
24. 追思會本和尚偈 ◎ 明 吉
25. 思憶 ◎ 如 融
26. 秋憶 本法師 ◎ 禪 睦
27. 懷念會本法師為佛教犧牲的精神 ◎ 心 光
28. 懷念會本法師 ◎ 宏 安
29. 悼 堅忍卓絕的師兄弟 ◎ 會 明
30. 憶念會本法師 ◎ 會 禪
31. 燭光夜話 ◎ 意 定
32. 不該如此遠去的背影 ◎ 常 昌
33. 上人辦道精神 恆常與我們同在 ◎ 宗 蓮
34. 偉哉法師父 ◎ 禪 慧
35. 願速返娑婆度有情 ◎ 妙 光
36. 緬懷法門菁英——會本大法師 ◎ 悟 仁
37. 悼念會本秘書長 ◎ 一 乘
38. 永懷會本法師 ◎ 璨 慧
39. 直爽的會本和上 ◎ 蓮 懺
40. 恩深義重的「六師父」 ◎ 昭 慧
41. 尊敬的「兩師父」 ◎ 悟 清
42. 敬悼佛門菁英——本大法師 ◎ 繼 靜
43. 慟念 ◎ 旻 慧
44 永懷師長•憶會本法師 ◎ 宣 融
45. 會本大和尚 ◎ 見 引
師恩長左法眷弟子暨信眾懷思文
 
1. 上人的恩澤 ◎ 戒 慧
2. 化悲痛為力量 ◎ 詰 慧
3. 勇猛大丈夫 ◎ 大 慧
4. 緬懷師恩 ◎ 炫 慧
5. 回首來時菩提種子——憶師 ◎ 延 慧
6. 生活點滴憶恩師 ◎ 嚴 慧
7. 敬念吾師 ◎ 繼 慧
8. 至念恩師——永遠的教導 ◎ 施 慧
9. 色身離世,恩澤永惠 ◎ 恩 慧
10. 法音繚繞——師常在 ◎ 忍 慧
11. 對恩師的緬懷與追思 ◎ 真 慧
12. 師父的震撼教育 ◎ 旭 慧
13. 觀音七追思法會憶師恩 ◎ 海 慧
14. 緬懷恩師 ◎ 上 慧
15. 春風化雨憶吾師 ◎ 能 慧
16. 人生無常 ◎ 堅 寬
17. 潛移默化的言教與身教——恩師的法雨德潤 ◎ 敏 慧
18. 永遵上人的法誨 ◎ 宣 慧
19. 瀟灑走一回 ◎ 淵 慧
20. 因為有您 ◎ 智 惟
21. 法緣永續 ◎ 仁 潤
22. 永懷勤毅勇健的法將 ◎ 鄭振煌
23. 導師與我 ◎ 陳寶源
24. 如是憶師 ◎ 李樵民
25. 憶永遠的導師——會本法師 ◎ 凌進源
26. 暫別離 ◎ 陳忠明
27. 隨風而逝——懷念理事長 會本法師 ◎ 郭春城
28. 我所認識的會本師父 ◎ 丁如雲
29. 緬懷上人 ◎ 許遠東
30. 慈雲法雨憶師恩 ◎ 柯文仁
31. 夢境樂見會本師父 ◎ 阿草
32. 哀悼與追思 ◎ 吳國基
33. 永恆的緬懷追思——悼大師父圓寂 ◎ 大 衛
34. 憶師父恩德 ◎ 蕭堂煇
35. 慈怙的上人 ◎ 楊澤佳
36. 追念會本法師 ◎ 黃昭順
37. 憶念恩師 ◎ 陳秀金
38. 您怎忍心揮揮衣袖而去呢 ◎ 林美惠
39. 我的師父 ◎ 吳癸枝
40. 自責自己——恨鐵不成鋼 ◎ 林佳蓁
41. 普陀山的緣生滅!憶師父 感恩 感謝 感念 ◎ 黃素貞
42. 長憶師恩 ◎ 陳 明
43. 緣起緣滅 ◎ 邱寶萱
44. 憶師 ◎ 淨 慧
45. 永遠的師公 ◎ 楊雅卿
46. 永恆的回憶 ◎ 陳美梧
47. 憶慈幼、慈心、慈悲行 ◎ 開 慈
48. 平易近人的會本大法師 ◎ 施 瓊
49. 師父栽種的菩提種子 ◎ 湖內弟子
50. 我認識的師公 ◎ 黃慈露
51. 菩薩的化身——憶恩師 ◎ 許世昌
52. 憶上人點滴 ◎ 詹秀菊
會本上人墨寶 ◎ 編輯組
會本上人著作講說 (請參 著作闡述講說開示 ) ◎ 編輯組
會本上人年譜 ◎ 編輯組
後記 (法眷弟子出書因緣與感謝 ) ◎ 編輯組
 
網站投稿交通資訊 ∣ 慈雲寺:高雄市楠梓區楠梓新路309號■■ 電話:07)3535277~9 ■■ 傳真:07)3535779 ■■ 郵政劃撥: 04379101慈雲寺 ■